发条耗子

天天丢人

前面两张是我的日常工程痴汉,后面是一次智熄的联机记录
想喝工程师脑袋里的水……(神志不清)

这游戏怎么这么难.jpg

终于买了这个兼具漆黑碧绿剧毒深邃于一体的男人(?)
总感觉他是那种有点驼背的疯疯癫癫的老顽童类型(?)虽然应该是被兜帽挡住了脸,不过我私心还是更喜欢他原本脸就是漆黑光滑一片的设定www

我 画 我 自 己

过审叻开心!
前四P是自家的小老鼠璎珞!
最后一张是小老鼠的父亲蛤老板,老鼠的父亲是三足金蟾不是常识么

狗屎啊!

LOFTER居然趁我不注意悄咪咪更新了!!这还怎么看啊!!滚啊!!

一些丢人